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秘密 >> 文章正文
盛大前员工侵占商业秘密遭调查 陈天桥被指独裁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时代周报  阅读:

虚拟游戏《传奇》与《龙界争霸》较量背后,一场真实世界的争斗游戏正在上演,参与游戏的正是生产上述两款产品的商家—中国互联网游戏业界巨头盛大游戏有限公司(下称“盛大”,NASDAQ:GAME)及有着盛大背景的上海龙之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之界”)。

    近日,盛大以“侵占商业秘密”为由,对龙之界三位创始人进行举报,而这三人均是盛大前员工,且因举报而被湖北警方拘留了一周。

  “很多玩家和媒体朋友,对龙之界公司的背景都比较好奇。但我们从未向外界透露任何有关团队背景的消息,也从未借此做过任何炒作。”事发后,龙之界在一份声明中试图淡化公司创始人的盛大背景。

  但是在盛大看来,不论龙之界是否打了盛大的招牌,《龙界争霸》都是一款“抄袭”《传奇》的游戏软件,而作为从盛大离职的三位创始人显然无法摆脱干 系,这三人曾是《传奇》产品出世的旗帜型人物。“公司内主要的负责人除范某外,还有前《传奇》产品经理钱某、前办事处负责人贾某,日常公司经营和对外谈判 基本以此三人为主要核心层。”在一封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的电邮中,盛大游戏对范钱贾三人在龙之界的地位一清二楚。

  《传奇》三位旗帜型人物的出走,一定程度上被盛大视为“背叛”,但这不是简简单单的“出走”,背后还有资本力量引诱,继而演变成出走者与老东家的对垒游戏。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龙之界多名股东为盛大游戏《传奇》的点卡代理商。

  这场真实世界的争斗游戏,究竟哪方会是最后赢家?

  出走者与老东家对垒

  7月19日晚,时代周报记者见到其中被拘者毛建伟,和他一同出现的还有龙之界负责人、行政经理周一鸣。“请叫我毛委员。”甫一落座,毛建伟称,“我 是股东方面的代表人,周一鸣是龙之界公司的代表。”微博实名认证为上海连盛投资公司(以下简称“连盛投资”)总经理的毛建伟在微博上也是以“毛委员”作为 名称。而有消息显示,连盛投资正是上海龙之界的投资股东。

  对于这一说法,毛建伟没有直接承认或否认,只是含混地表示是几个朋友一起投资,“我们叫天使投资人。”毛建伟补充道。

  在龙之界的三位创始人被湖北警方带走之后,龙之界出面与外界交涉的主要代表也正是股东方代表毛建伟与公司行政经理周一鸣。

  吊诡的是,在龙之界的股东名单里并没有毛建伟和连盛投资。数据显示,龙之界公司股本1000万元,股东及持股比例为:周贤凯17.5万,王国雄 36.75万,范志勇650万,林黎梅45.5万,郑获专250.25万。董事为范志勇、郑获专、夏筱春、王国雄、周榴苏;监事为林黎梅。

  多个消息渠道信息证实,上述股东多为盛大游戏《传奇》的点卡代理商,“龙之界事件”中与盛大的恩恩怨怨显然不只是三位创始人是盛大游戏前员工如此简单。

  7月12日,湖北荆州市沙市区公安局,以“侵占商业秘密”为由,前往位于张江高科行情问诊)[0.00% 资金 研报]技园区的龙之界公司,拘捕该公司的董事长、CEO和副总协助调查。

  成立于2012年5月份的龙之界,由三位出身盛大游戏有限公司(NASDAQ:GAME)(以下简称“盛大游戏”)的前员工创立,其中范某之前是盛 大《传奇》游戏项目组研发负责人,目前担任龙之界董事长及法人代表,钱某则是《传奇》游戏运营项目负责人,而贾某则先于范钱两人离开盛大,离职前负责盛大 游戏市场推广。

  公司成立两个月后,由龙之界开发的一款名为《龙界传奇》的网络游戏软件获得了国家版权局颁发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但又在当年的11月份对该款游戏名称进行了更名,重新命名为现名《龙界争霸》。

  在盛大游戏看来,《龙界争霸》是一款“抄袭”《传奇》的游戏软件,而作为从盛大离职的三位创始人显然无法摆脱干系。

  而龙之界方面在公司高层被拘留当日即发出声明称,“某大型游戏上市公司”在试图“强行收购、联运我公司游戏产品不成后”,“公权私用”企图将其“扼杀在摇篮中”。

  盛大游戏显然不会接受“扼杀”如此严重的指控,但龙之界的《龙界争霸》游戏的确尚处于“摇篮中”。

  虽然离首次不删档测试已经过去近一个月,在龙之界公司位于张江高科的办公室内,关于不删档测试的倒计时牌仍悬挂在公司入口,倒计时的时间节点是 “0”天,而今每一位出出进进公司的员工再也没有往昔一见到倒计时牌就热血沸腾的热情。甚至就在测试的当天,盛大游戏还向龙之界下达了最后通牒,“如果你 们不停止,那么警察就在去你们公司的路上。”

  在7月12日的搜查拘留行动中,警方同时查封了龙之界公司的相关业务服务器。即便已过去一周有余,查封当日在公司上班的周一鸣仍对时代周报记者强调,查封行动中有盛大的现员工在场,并套取了龙之界服务器管理密码。但是警方在现场对龙之界表示该人员是警方的技术侦查人员。

  “我们的人认出对方是盛大安全部门王姓员工,他在现场拿笔记本连我们的服务器,里面有我们游戏玩家的存储信息,在业务上给我们造成重大打击。”周一鸣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并且不排除证据被污染的可能性。”

  7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在龙之界公司采访时看到公司网购约3000元的电脑硬盘,龙之界员工表示由于公司财务等电脑硬盘已被警方带走才购置了新的硬盘。而公司全员60余名员工目前仍在正常上下班,所争议的游戏产品也仍在网络上运营。

  游戏产品侵权争议

  围绕在龙之界所出游戏产品侵权争议的同时,是双方从接触到谈判再到谈崩的过程。

  “盛大方面第一次跟我们接触是在今年的5月,对方法务部门来跟我们探讨侵权一事。我们没有理睬,中间双方接触停滞一段时间。”周一鸣续对时代周报记 者说,盛大曾表示要收购或者联运,但是并未显露出足够的“诚意”,并且提出在确认相关事项之前,延期推出此次事件涉及的游戏产品。

  对于周一鸣所指的“诚意”,在时代周报记者进一步追问下其表示主要是指盛大“连谈的内容和时间都不确定”。

  而盛大游戏传播中心总经理刘红鹰则对时代周报记者明确表示,选择向警方举报实属万不得已的选择。“作为一家大公司,如果不是反复沟通过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是不会做出这一选择的。”刘红鹰如是表达盛大举报初衷。

  当下处境或许正是在于双方从一开始都没有真正正视对方,并预料到事件反转之后各自所付出的代价。

  在盛大游戏看来,收购龙之界根本是一种不存在先决基础的臆想。

  纳斯达克上市的盛大游戏市值15.04亿美元,2013Q1净利润约合3910万美元,同比降27.3%。其中主营业务大型多人在线(MMO)游戏收入为9.76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为13.61亿元人民币,上季度为10.52亿元人民币,同比环比均有所下滑。

  纵然有经典款游戏《热血传奇》作为镇山之宝,盛大游戏也在自主研发新的游戏产品如《传奇世界》、《时空裂痕》等,试图进一步抢占端游市场,然而盈利数据显得并不尽如人意。

  此种情形之下,一款类传奇游戏究竟对盛大有多大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收购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发生呢?”在盛大游戏已有数年履历的刘红鹰先抛出这个疑问,后又自问自答以分析的口吻说,“发现一款好的产品,能对公司业务做一个补充,这种情况下才可能收购。不太可能你抄袭我的我还买你的产品。”

  盛大游戏出身的龙之界创始人自然熟悉盛大收购的对等筹码有多重,在游戏尚未正式公测谈不上盈利预期的情形下收购一说只能是空谈。但是对于盛大游戏所称的“抄袭”说辞,龙之界则以两款游戏的开发语言不同予以回驳,甚至还用上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手法。

  “在《龙界争霸》的开发语言中使用的是C++,传奇用的是Delphi,谈不上源代码抄袭。”事实上,龙之界对开发语言的解读来源于盛大董事长陈天桥

  被称为中国网游历史上的里程碑事件的《传奇》开发商与代理商之争中,韩国《传奇》开发商曾指责盛大代理《传奇》后自行开发的《传奇世界》涉嫌抄袭,而陈天桥予以驳斥的理由即为“《传奇世界》的开发语言与《传奇》的开发语言并不相同”。

  争议的焦点不仅胶着于游戏产品是否侵权,更涉及关于侵权的定性上。龙之界反复强调的一点是即使侵权也只是涉及侵犯知识产权,属于民事诉讼范畴,何必由警方介入?

  据了解,在当日拘留查封行动中,湖北荆州沙市警方持有公安机关出具的相应拘留通知书及其他相关文件,上海警方作为配合方,协同出警。龙之界的代表律师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马式辉律师则认为,这个执法程序存在异议,对沙市警方的管辖权提出质疑。

  “盛大在沙市应该有子公司,目的在于打击私服。”周一鸣分析称,该次向警方举报的主体应该也是该子公司。

  “刑事案件的管辖权以案发地和侵害结果地作为判断依据,警方可以以涉案游戏产品在当地有大量发行为由立案”,上海君澜律师事务所刘德志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

  盛大江湖恩仇记

  正值“龙之界事件”传得沸沸扬扬之际,一则马化腾问鼎中国首富宝座的消息再次震动互联网业界。风云人物陈天桥对于这样的场景再熟悉不过,十年前年轻的首富早已品尝过个中滋味。

  当网易的丁磊戴上首富桂冠时,有人问陈天桥有什么想法,陈天桥淡然回答:“我们不是特别在意财富。财富榜对我们来讲不过是网络游戏,大家玩一场下来看看,我打了15级,他打了21级,丁磊的级别最高,仅此而已。”

  面对曾经的部下如今成为对手甚至将要对簿公堂的局面,盛大的“讲道理”文化再一次成为事件背后投射的映像,陈天桥被外界指责为“独裁”。

  在盛大游戏的官方行文中强调,“传奇工作室”被称为中国游戏业的“黄埔军校”,从中走出的游戏从业人员很多,其中还有一部分人目前仍与盛大保持着合作关系。但是对于龙之界的创始人,盛大游戏只想表达此为“孤例”的意思。

  但是对于盛大来说,旗下尚有盛大文学不久前发生的“罗立事件”,同样的旗帜型人物出走,同样的另立门户与老东家竞争,同样的最终被盛大举报并被拘捕。

  许多人关心:盛大怎么了?对此,盛大副总裁张瑾说:盛大奉行的是讲道理的企业文化。针对个别员工卷入的恶性竞争事件,我们态度很明确,尊重事实,相信法律。张瑾称盛大的“独裁”事“负责任的独裁”——一种在对企业及盛大人利益负责任的前提下果敢与决断。

  “拉走了《传奇》一部分高额付费玩家”,人人游戏CTO顾磊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认为,“龙之界事件”盛大游戏应该是确实利益受损。而对于接下来的侵权官司,顾磊认为并非那么容易界定。

  在盛大与龙之界的由谈判到谈崩的过程里,盛大居高临下式的傲慢惹恼了龙之界的创业青年们,而龙之界出自盛大山门的创始人不念旧情反而发起同类竞争, 并进而采取不搭理的态度更激怒了盛大。在盛大追击离职创业员工的诸多举动中,由于双方实力的天然不对等,舆论似乎往往站在弱势的一方,甚至连龙之界的员工 也以询问的口气跟时代周报记者说:“现在舆论是支持我们的吧?”不容回答又自己抢答道:“当然是了,因为我们是弱势的一方嘛。”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重庆市劳动局关于贯彻执..
·重庆各区县就业服务管理..
·劳动合同终止后用人单位..
·未签订劳动合同未必可获..
·解除合同时经济补偿金的..
·带薪年休假工资不适用追..
·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
·重庆高院关于2014上半年..
·什么情况下劳动者随时可..
·重庆市社会保险机关目录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